今日欧元人民币汇率上海大学副教授景区失联16天 家人:排除坠崖可能

封魂之戒证券

8月3日,上海大学历史系副教授杨军在河南灵宝汉山景区登山时失联,据其家人称他近视达900度,到今天8月18日,已是杨军失联的第16天。

8月13日,灵宝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发布通报。通报显示,市政府先后组织10余支队伍,600余人、3只警犬开展搜寻,“截至8月12日18时,仍未发现失联人员,经与其家属和所属单位沟通后,决定停止搜救工作,并要求汉山景区、公安部门在后续工作中继续关注,发现线索,立即上报。”

8月17日,杨军家人告诉红星新闻,迄今为止,没有新进展。

49岁的杨军博士毕业于复旦大学,今年6月刚出译作《虚构的以色列地》。

红星新闻8月17日联系到参与搜救的神鹰救援队伊川大队队长梁绪伟,他回忆:“8月7日夜里近4点,我们连夜赶到汉山风景区,和当地救援队汇合。用了8个多小时,把从金顶到老鸦岔的路全部穿越了一遍都没有(找到)。”梁绪伟称,搜救中最困难的是,汉山景区属于秦岭山脉的末端,海拔2400多米的老鸦岔是河南最高的山峰,面积大,搜寻不易。

梁绪伟表示,杨军曾向路人询问通往老鸦岔的道路。去老鸦岔有两条路,一条路,是途经一家科研单位抵达;另一条路,须从风景区里金顶经过。8月1日,杨军曾向科研单位一位工作人员问路,对方告诉他,这里封闭,不让进。“当时他精神状态很正常”。

↑救援队山里搜救 图据中新网

“8月2日早上,一位电瓶车司机把杨军从宾馆拉至山下台阶处。“杨军家人称:“景区人员说,他上山时就带了两个馒头,一杯水,一袋饼干,景区的人要送两个馒头给杨军,他没要。他是个腼腆的、不愿麻烦别人的人,同时这也证明了,他不可能从金顶去原始森林,他没物质和食物的准备。从金顶到老鸦岔,专业队都走了近10个小时。”

据梁绪伟称,8月2日中午11点过,一名景区环卫工人在太子峰景点也见到杨军。据环卫工回忆,当时杨军只身一人,戴着眼镜,背了一个包,“应该是带了一天的口粮,一切都很正常”。杨问“去老鸦岔怎么走?”,环卫工告诉他:“这里没有路,全是原始森林;如果要去老鸦岔,必须到金顶,从金顶穿越原始森林。”太子峰离金顶约半小时路程。而这位环卫工,或成最后一位见到他的人。

8月2日下午5点过,杨军给妻子打了个电话:“我正在下山,预计3个小时到山下。”后来在金顶,发现了他的烟头。杨军只吸一种牌子的烟,而这种烟在当地没有卖,所以确定是杨军所留。

梁绪伟告诉红星新闻,当日晚上8时许,杨军给宾馆经理发信息,称“今晚下不去山了,就找个山洞窝一晚,明天下山。”梁绪伟推测:“杨军可能没有预计到山里比外面黑得早一点,而他眼镜近视900度,所以下山途中,可能看到天黑了,下不来了,只能给宾馆说在山上过夜。“

梁绪伟称,从金顶下山有两条路,一条石台阶,下山约3小时;一条木栈道,约走4小时。8号,参与搜救的蓝天救援队反馈说,在石台阶处的青龙背,发现了两个杨军遗留的烟头。

8月3日晨5点过,妻子给杨军打电话,断线。杨军回拨后称:“我有点感冒,一直流鼻涕。”听上去“声音有点弱。”家人以为他当时在宾馆里。这是最后一个电话,此后,杨军彻底失联。

杨军家人表示:“首先排除坠崖,因为几个可能的地方都查过了。悬崖边长满灌木,搜救队都需拿镰刀砍,作为普通游客,是不可能走过去的。被动物袭击的可能性也不大。因为动物很少,即使被动物袭击,也该有痕迹或衣帽眼镜,他有两幅眼镜,但都没有。3号早晨,他和他妻子通电话是很清醒的。8点后手机没信号。从发现烟头的青龙背到景区出口,走路要1-2小时。每个人都说,从这个地方往下走,不可能有危险。所以也有人认为不排除凶杀的可能。”

汉山风景区办公室主任李晓莹17日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“正常的线路都没有安全隐患。超出正常线路,跑过无人区了,就找不到了。以前从来没有游客在山上过夜。”

杨军家人则认为,金顶到老鸦岔的原始森林区域基本上没有手机信号。但2号下午、晚上和3号早上,杨军与家属有通话记录,说明他还在网络覆盖区域。没有证据证明他在景区外,说他在景区外原始森林失联,有可能想推卸责任。而且他3号还计划回老家和家人团聚,在微信中把时间都定好了,怎么会去老鸦岔呢?杨军家人告诉红星新闻,景区曾举行过“河南第一峰老鸦岔(汉山)挑战赛”,但他们这属于误导性宣传,其实老鸦岔和这个(汉山)景区是两码事,老鸦岔在自然保护区内。杨军也确实问过老鸦岔在哪里,问了后发现从金顶不可能到老鸦岔,所以在下山处发现了他的烟头。

红星新闻查询发现,老鸦岔的确属于自然保护区,据河南日报此前的报道称,老鸦岔位于河南小秦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,海拔2413.8米,是河南境内的最高峰。

据李晓莹回忆,“宾馆两个工作人员问杨军电话,他没给,只留了微信。他和景区的工作人员沟通过,说他比较喜欢探险,具备在野外生存的能力。”8月2日下午6时,“我们微信问他什么时候下来,他没回。晚上8点回了,说明天再回来。我们立马发消息问怎么回事,他就不再回复了,我们也联系不上。”

那么,当晚景区为何没有选择搜寻或报警?李晓莹表示:“他发了信息,明确表示他很安全,他没有问题,他明天早上就会返回。?我们也不确定他有什么问题,怎么报警呢?如果他说出问题了,我们肯定当天晚上就救他了。而且联系不上他,就算找也不知道在哪里找。”她补充道:“我们属于雅旅集团投资的实体景区,景区做的事和雅旅集团是一致的。”

杨军家人认为,政府主导的搜救主体已经尽力了,景区职工、当地村民、学校、政府都尽力帮忙。但是事件发生后,景区的实际控制人从来没出现过。“没有一分钱的抚恤,也没有道歉。游客买了门票进去失踪了,无论无何,景区是有责任的。4A景区在重要的点,没有监控。有些地方没有手机信号。在没有网络的情况下,写一个求救电话形同虚设。”

回顾

上海大学副教授或坠崖失联14天 救援队:已停止搜救

8月3日,上海大学历史系副教授杨军在河南灵宝汉山景区登山时失联。救援队梁队长称,杨军2日晚在山洞过夜,3日凌晨给家人最后一次电话称“感有点冒,流鼻涕”,自此失联。

(原标题:上海大学副教授河南景区失联16天,凌晨最后一通电话称感冒了)

(责任编辑:罗崇纬_NB12082)